FC2ブログ

「隠の王」完結記念

2010年09月03日 06:10

隠の王完結記念
いつかまた どこかであなたに 出逢えたとしたら
闇の中 浮かぶ月のように あなたを照らして
“寂しさ”は捨てられないから 小さな傷になって
人を愛した印に 刻まれてくのかな
あなたを忘れない
【BGM:奥華子『rebirth』】


作為隠之王完結記念画的壬晴&黒猫小宵。這次壬晴的頭髪也是照着TVA版画的(原作的发型無論如何也画不好)…
不知不覚連載了很多年呢…最初拿来当宣傳材料的忍者元素過了几十回的連載也没有人再提了^^;;
結果直到最后“宵風”這个存在対壬晴来説都像是呪縛一様……要説感慨也還是蛮感慨的。(但最后連宵風都聖母化了……)
各个势力争斗的過程就先不提…至少最后虹一跟しじま的問題還是得到了解决~

下面這个旧图是08年夏天給一本隠王合同誌的插花。如果現在不拿出来以后肯定也不会譲它見天日了…
壬宵アンソロジー寄稿
模糊記得這个背景当時画得笔记本电脑蓝屏了三次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応置いとく

2008年12月22日 05:11


nabari2.jpg

义工的一坑已平。
順手給這本合同誌貼个广告好了。
隠之王中文全年龄同人誌《Soleil Vert》→ttp://soleilvertmamen.blog124.fc2.com/

雖然是同一篇文的插图但四張却完全不是一風格……不過我是不会介意的(這話該你説麼)可是那交過来的文章本来就是這様什麼CHAOS的内容都有的,請相信我|||||
不算重复的角色我一口气画了九个人啊、九个……被榨干了的感覚。
花时间最短的是壬晴,雖然順手但磨了最长時間的是宵風。雷光跟俄雨画起来也都很愉快。其他五人…完全可以用苦戦来形容。

…………至于我為什麼要把图贴出来呢。这当然是……用来当留守絵的。(遠目)
今日起草要出差2天,到我国各省市地区当中的総攻君東北那里去…。
Jomy……我已経快要燃尽了…………今后就由你………(無力)

Gran・pa,請教給我12月底去東北也不会被凍死的方法!!(切実)

オトナを描くのが苦手

2008年12月15日 04:24

yukimi.gif
……无论如何也還是不擅長吶。
与其説是不擅長不如説是自己根本不適合画這一型…光画雪見一个就快能废掉我了…。

話説,我接的义工,原本明明応該給是光俄文配插絵才対……為什麼后来却没有前兆的変成一篇ALL CHAR的无CP无厘头了……(汗)
雖然不是対悪搞文有意見,但是誰都知道雲平跟雪見還有小太郎啥的比雷光宵風那几个文藝病画起来要费神得多||||||

再這様下去好像真的要天窗了(寒)

何なんだこの色は…

2008年07月16日 05:15

shijima.jpg

しじま初絵。

五头身的比例完全把握不住而且…
……完、完全不适合這麼鲜艳的顏色啊…失敗。
不如説隠之王整部都不适合用这种耀眼的顏色…。

説起来会用『しじま』当名字還真特別…写成漢字応該是【静寂】吧。
雖然叫『静寂』感覚会有点詭異、不過写成平假名的話就有種圆润的印象了呢。

動画版似乎要从16話開始正式展開原創劇情的様子。
話説壬晴围着宵風的围巾那个地方是什么状况w

今天之所以会在半夜涂鸦是因為手机忘記带回家了,家里除了电脑之外没有別的表……于是我陷入了无法掌握第二天早上醒来時刻的状况||||||既然如此干脆就別睡了吧_| ̄|○||||
但是这张涂鸦比预想花的时间要短…距離上班前剩下的时间,再涂一张夏莉好了…

光俄初描き

2008年07月06日 02:44

宣傳用図 光俄
初次尝试光俄。
既是為之后画印刷用稿做的练习也是为参加的那本同人誌做的宣傳图。

話説回来好像毎次参加別人的本子时被要求画的対我自己来説全都是副CP…
地球本的时候是基斯受,
隠王的时候是光俄,
還有別的例子若干…
……我説,难道我的本命CP就那么没有需求吗?(笑)

不然就是太過冷门以至于受众太少,不然就是太過热门以至于画的人(=供给)太多…
総之説到最后還是没有需求就対了ww

……好久没有正经画背景…有半年了吧
二人的衣装是最近原作48回的冬服。不知道雷光里面那个长袖是什么颜色的就随便画了…
不論如何,俄雨、能够被雷光在官方場合求婚真是恭喜了~!

壬宵で神無月の巫女

2008年06月17日 06:22

壬宵で神無月の巫女ED
终、终于还是做了…。
BGM:KOTOKO『agony』
上次翻訳歌詞的時候就説想画的東西…终于画出来了,尽人皆知的神無月巫女抱壬宵版(爆)。
可惜草只会Flash不会After不然就干脆拿這个去仿制一个神無月巫女ED動画了,笑。
壬晴的衣装是后期版本。虽然那个连帽披风我一直不太清楚到底应该是什么颜色的…

因为描述千歌音心情的agony在我心目中也很像宵風的Image所以这次也把宵風放在了千歌音这一边……虽然位置是這个样子但是这当然改変不了実際的攻受関系ww(其实就算想把宵風画在姫子那边身高方面也実在太勉強了w)

众所周知原图是露肩的……让他們的衣服穿得尽量整齐是我最后的良心。

壬宵SS②

2008年06月15日 02:39

昨天跟今天都下雨了呢。明明下雨却还跑出去散步的我一定是因为稿子画不出来最后大脑回路终于烧断了的関系。
虽然名字看起来跟上次好像是成系列的但是其实好像也不是这样?




  六月某日,阴有小雨




  壬晴就像猫一样讨厌下雨。
  对宵風说这个的时候,他好像有点惊讶。他说,没想到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人也会有『讨厌』的东西。
  那种意外的感觉要想象一下的话,或许就像听到宵風说他喜欢夜晚时、自己的心情。


  看了看灰色的天空,六条壬晴站在临街店门前的遮雨檐下试探着向外伸出一只手、又收了回来。
  雨已下起来了。

  摊开的左手被水滴打湿,上面有个裂开过一般的深色疤痕。这道気羅留下的傷跡,会一直留在那里吧。
  ——不会消失。不论以后造成这痕迹的那个人在与不在,都将一直、一直留在自己的掌心里。
  好像有点开心,又有点难过。


  『…这样啊。壬晴讨厌下雨啊。』
  结果他虽然表示了惊讶,却没有问为什么。
  『没错。所以如果等一下真的下雨了,宵風就送伞来给我好么?』
  『……我知道了。』
  就算是这样的要求,也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这样答应了。
  他也没有问,既然你知道可能会下雨、为什么出门还是不带伞。

  宵風不清楚自己的事、也从没有想过要问吧——因为那是不必要的行为。而自己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从来也不去问他的事。
  壬晴闭了一次眼睛,然后向着从雨幕的彼端逐渐接近的、熟悉到绝不会认错的色身影挥了挥手。


  “…诶,宵風你只带了一把伞来吗?”
  “我不需要打伞。”
  回想起来,这个人时常会像这样说些自虐的话。而到底要如何回应他才是最好,这对还是小孩子的自己来说,大概太难了罷。
  “你在说什么啊,把本来状况就不好的身体弄得更糟怎么行?”
  明明叫他冒雨来的人就是自己。

  宵風被淋湿的前发有点凌乱地打着缕贴在了两侧的脸颊上。抬起手去帮他整理时,便碰到了他冰凉得泛着青白的皮肤。
  或许是由于梳着头发的这只手很暖和的关系,那个曾经说过很多次「不要碰我」的人宛如无意识地追寻着这个温度似的、用侧脸向自己掌心里蹭了过来。
  只是如此,便觉得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其实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回答的。如果被问为什么不带伞的话,就浮起笑容这样回答他。
  因为我想要看到宵風为了我跑过来的样子啊。
  ——就如同刚才这样攥着折伞,踩在湿滑的路面上时完全不理会溅起的水花,只是笔直地向我这里快步而来的样子。
  因为那样看起来心无旁骛的身影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拼命想要活下去一般。


  “……话说回来…这把伞,该不会是雷光先生的吧?”
  “…是啊。”
  “果然啊…”
  撑开的折伞,粉红的底色上是蓝色的小兔图案跟紫色的桃心图案。小个子的男孩稍微停顿了一下,就把它举到了对方面前。
  “只好一起打了。宵風来拿着吧。”
  “……。壬晴自己拿着不行吗?”
  “…讨厌,你是想嘲笑人家的身高吗?”
  看到别开头去、似乎对要打这把伞的事相当不服的宵風,壬晴只是露出擅长的无辜表情,笑着拿起对方的一只手把伞塞了进去。

  没有直柄伞那么大的折伞,要两个人撑着走难免还是狭窄了些。
  响在头顶伞布上的不规则雨音,漫在整面视野的灰白色雨帘,让人有种恍若世界里只剩两人伞下这片空间的错觉。
  也许在身边的那个人而言这一切都只是模糊一片。然而若是去抓住他的手,他却会切实地回握过来。

  吶、宵風……


  如果现在开口的话,好像不论说什么他都会安静倾听、不论问什么他都会告诉自己。但是,喉间的声带却没办法振动起来。
  想说的话明明有很多,然而似乎一旦让那些成为了真正的言语、便会失去了它们本来的样子。不管怎样小心地编织出精确的词句,想要表达的事只要一说出口来,便已经变成了不同的意思。
  最后无法发出声音的他终于仅仅是无言地伸出双臂。
  从侧面抱住的那个身体尽管有一瞬的僵硬,但后来却慢慢地放松了力量。
  只是如此,便觉得胸中满满的东西快要溢出来。

  “……壬晴。”
  “嗯,什么。”
  “我的愿望,让你困扰了吗?”

  啊啊……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是不是应该说太狡猾了呢。
  听到那句话的男孩抬起头来,只是像真的感到很伤脑筋似地微笑了。看到他那个表情的高个子少年,也转过脸去陷入了沉默。


  慢慢地并肩向前走着。用同样节奏的步子,小心地绕开水洼。
  河堤边那棵大桑树下,紫色的桑椹落了一地。
  学校门旁花坛里青色红色的紫陽花开得正盛,雨停以后、或许可以在那些宽大的叶片上看蜗牛赛跑。
  经过停在路边的一辆吉普车时,还发现底盘下有一只卧在里面躲雨的三色猫。

  “…………壬晴…”
  “嗯,什么。”
  “可以不要贴得那么紧吗?”
  “不行。因为那样不是会淋湿了吗?”


  现在正是梅雨季节。




  Fin.

壬宵SS①

2008年06月10日 18:58

隠王初SS。按原作漫画沿線。虽然号称是壬宵但主角却是俄雨+灰狼衆来的。






  六月某日,多云间晴,无风向微风




  尽管入梅了但今天却难得的没有下雨,还刮起了一点小风。这叫人的心情也不由得轻快起来,于是这一天、少年目黒俄雨比约定时间早了很多地推开了本次作战会议召开地点——雪見家的门。

  “………。”
  如果早知道屋子里只有気羅使一个人的话他绝对会选择晚点再来的。
  “…啊……、你好…。”
  直到现在,跟这个人单独面对面的时候也还是会觉得有点尴尬。

  “…早上好。”
  就算是六月也裹着黒色的长风衣、抱着膝蜷坐在榻榻米上的人这样回答了他。平常一共也没有几句话,可是像晩上好、再见、我开动了什么的,在这种问候的礼貌用语上却又像是意外的讲究。
  这样说起来,总觉得刚才的这个声音跟以往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似的?

  “……。”
  “…………。”
  被他救了的事已经道过谢,如果还再提起的话未免显得有些不干不脆,可又实在不知道到底还能跟他说些什么才好…明明是同龄来的。
  “呃、啊…啊啊~!这地方,怎么又变得这么乱糟糟的了!不是前几天才刚给他收拾过一遍的吗!?”

  顶着天然卷的少年终究是无法忍受那种弥漫在两人之间的沉默,只好一边高喊着一边在拿清扫工具时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但令人更加感到焦躁的是,直到后来吸尘器都推过了整个房间一遍,那团色也没有动过一下。
  “唔…那个,我说……就差你坐的这一块没有清扫了哦?能不能…起来一下?”
  他只好犹豫着这样问。
  被这样说了以后,那个人才总算把埋在膝盖后面的面孔抬了起来。

  ……咦?
  看见对方的脸之后一时都没能作出反应的少年,过了三秒钟才猛然睁大了眼睛。
  “你…宵風你,哪里不舒服吗?”
  因为那双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是红通通的。仔细看的话,湿润的眼角还有肿起来的迹象。
  “没事。我就这样过一会就好了…”
  这么说着、轻轻摇头时眼睛都只向下看着地面的宵風,一眨眼,泪水就掉了下来。

  喂、等!等一下…!!?

  “那个、是不是哪里痛?気羅的副作用又发作了吗?”
  “不要紧的。”
  红肿着眼睛讲这种话根本就没有说服力吧…
  一时连这样吐糟的话都说不上来的俄雨少年,仿佛已经遇到了十几载人生中从未设想过的非常事态。
  正在此时,一个像是要反衬他心境般的明朗声音随着大力推门声传了进来。
  “喔~小鬼们倒是很早嘛!……哎呀?”

  果然成年人就是不一样,随便地穿着运动装的屋主雪見似乎即刻就发现到了气氛的不寻常。他凑到蜷在地上那生物跟前看了看后,就小声地冲少年招了招手。
  “喂、卷毛小鬼。”
  他无视对方闻言明显抽动了一下的眉毛,轻手轻脚地把还有点不情愿的少年拉到了房间的另一边,继续压低了声音。

  “…你把宵風弄哭啦?”

  “什……!!”
  “呀、可是这里不是没别人了吗?”
  “混帐鸡冠头!你是想打架吗!?”
  此时的俄雨少年并不知道自己看起来完全就像一只弓起背脊、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的猫。
  即使气得想一把揪住这家伙的领子,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要表现自己的愤怒也只能顾及另一个人的心情而压低音量。…为什么我一大早就非得压着嗓子跟人掐架不可呢?话说…宵風你倒是也说点什么吧……
  于是就像感应到了他的心情一般,抱膝坐在原处的诸事根源奇迹般地搭了腔。

  “雪見。…跟他没关系。”
  虽…虽然是在帮自己说话但是那带点沙哑的嗓音跟一边说还一边用手背去擦了擦眼泪的举动反而把状况越描越了这难道是我的心理作用吗?

  “……哦。这样啊?”
  “什么意思啊你那怀疑的眼神!!”
  真是的如果过一下别的人来了看到这种场景还不知会说成什么样——
  少年像是要把郁闷心情完全走似的深深呼了一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有呼完,他就听见了接近门口的新脚步声。


  “早安各位,我没有来迟吧?………嗯…?”
  带着温和的口吻推门进来的青年稍微愣了一下,看了看屋子里的三个人后、便像是有点困扰地在粉红色的前发下面眯起了眼睛。

  “……俄雨。”
  “我、我在,雷光大哥。”

  “…你跟雪見前辈把宵風弄哭了吗?”

  ““才不是!!””

  这次是两个经过压低后形成了完美和声的回响。跟处不来的对手齐声发出这么一致的回答,一定是平生第一次罷。
  雷光大哥…你这是在考验我吗?一定是在考验我吧…!?

  “我当然知道不是了,只是开玩笑的嘛。”
  然而像是完全没听到俄雨内心的呐喊一般——不如说也根本没有打算去听的青年,仅仅是摆了摆手、露出了非常得体的微笑而已。




  “…什么?你说可能是六条?”
  “…诶诶……说起来是没看过他在那小恶魔以外的人面前哭过哪…”
  结果接下来在门背后一角小声地认真讨论上了的三个人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把当事者本人抛在了一边。

  “对哦…是吵架了吗?”
  “吵架?就那两个人吗?”
  “……好像是吵不起来的样子。”
  “…说的也是。”
  “你们大家在说什么呢?”
  “所以就是说宵風他多半——哇啊~!六、六条…!?”

  不知何时出现在三人旁边的被谈论的主角之一、六条壬晴只是带着一脸平然的表情,说了声那么我来打扰了,就轻轻关上门走进了屋子。
  他走到另一位主角前面,蹲下来看了看,便用双手捧起了对方的脸。
  背后不远处好像传来了谁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的声音。




  “宵風?……眼睛进了沙子吗?”
  “…嗯。”


  “今天有风呢。不过你未免也太不小心了。”
  “……”
  “不要再乱揉咯,都肿成一片了。来,帮你用水冲一下吧。”
  一身衣的人红着眼睛很顺从地点了一下头。

  “……。”
  在三双眼睛的无言注视下,小个子的发男孩就像两分钟前来时一样平然地、牵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気羅使的手走出了房间。


  “…吶。我们今天的作战会议是要说什么事来着?”
  “……唔、是什么来着…?”
  “是…啊对、是萬天啦,萬天的…”

  这样说着的天然卷少年抓着自己的头发看了看窗外。
  尽管入梅了但今天却难得的没有下雨,还刮起了一点小风。




  Fin.






我相信壬晴跟宵風是能够通过常识人无法理解的電波来交流的。因此他們也能够毫无障碍地使用诸如『天一冷我的心脏就会喵~的一下子…』这样的动物語来沟通。
虽然第一眼见到俄雨时留下的印象是『这小孩好烦人』(笑),但后来好感度却一直在上升的。目前在草心目中这个角色的定位大概就好像海堂少年那种感覚吧ww

綺麗ですね、雷光さんの敬語

2008年06月02日 23:56

雷光初描き
TVA這邉也终于演到了雷光大哥的戏份~
不過用非常客观的标准来説,雷光真是五官非常端整的美青年呢。所以也属于好画的那一型吧…

而且対草来説最中意的其実是那一口漂亮的敬语v
総覚得好像很久没碰到用這種正常正统又正确的日本語讲话的角色了^^;

尽管雷光是被官方公認的ドS,但是為什麼我也覚得這个人的自虐傾向好像也很明显…
(俄雨倒是毫无疑问的ドM啦ww)

……画的時候不知不覚就譲粉红色的前发挡住了一邉的眼睛,難道是因為意识到托尼的関系w(笑)

宵風初描き

2008年05月27日 04:03

宵風に見えない…;;
…雖然我之前大言不惭地説了宵風特征很好把握很容易画之類的話……但是現在画出来以后依然不知道是誰||||||_| ̄|○
而且这张涂鸦最后磨成了非常詭異的状况…既不是原作的风格也不是動画的风格,甚至都不是我自己的风格||||怎么会這様;;;

在TVA第8话里大口吃芭菲的場面很不錯w対雪見毫不犹豫回答『我不要』的地方也很値得一看v
自从在本誌上越来越常哭、最近更是天使化以后,在動画杂志上的宵風头发也跟着越变越長的這是我的錯覚吗…^^bb

説回壬宵,吸引草的要素之一就在于両只的電波対話吧w
比如那个『你被夹在里面了吗?』『不,是躲起来了。』『是躲起来了吗?那我也躲起来吧。』真是害我莫名其妙的萌了ww
還有后面『天一冷,我的心脏就会有種喵~的感覚呢…』『我也是,会変成喵~的這様』這種的www到底是什麼动物語ww

好了心情差不多修整完毕…继续下去收拾東西准备搬家ww
就算用忍术也没辧法把那麼一大堆東西从這个房间一下子变去別的地方吧…望天。
因為前两天把同人誌集中收箱的時候总会不由自主地中途翻看起来结果平白浪费了很多時間||||||実際上我的行李三分之二都是书(如果从重量上説的話就要占四分之三了…)所以等书整理完了也就差不多了吧||||||


Recent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