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ドラマCD 「牛泥棒」

2008年06月25日 04:09

等待百曲馬拉松DVD寄来的這个時候来试一下已经多年(←没夸張)没写过的Drama CD感想。
许久没有听過BL CD的我非常久违的被击中了w雖然这是張一个月以前発売的CD事到如今才来听的我実在反应很迟钝…

【原作小説】木原音瀬
【故事梗概】背景是明治時代。在大学里做助教的佐竹亮一郎×自幼服侍亮一郎、能看到鬼怪的佣人徳馬。
      亮一郎在幼年因為被妖怪附身而生命垂危,(跟徳馬一样能看到鬼怪的)他的母亲跟沼神大人做了交易、為救回亮一郎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而悄悄跟在后面目睹了夫人被吃掉這一幕的幼年徳馬,也為了要一件夫人的遗物留给亮一郎跟沼神大人做了交易…
【声之出演】田中徳馬:岸尾だいすけ 佐竹亮一郎:谷山紀章 原:高橋広樹


這一部当初看原作的時候就很喜歓。我好像相当容易被那种含有灵异题材、好像弥漫着水雾一样的和風系套上的(例:雨柳堂夢語、百鬼夜行抄)…
而且这个故事也并不像某类文一样是特地給BL套上个幻想系背景,而是更接近給幻想系故事加入BL要素的感覚吧。
再加上是我喜歓的年下攻ww(直到前不久才终于醒悟了,我在腐这方面萌的基本与关键其実就是年下攻……什么眼鏡君什么笨蛋型角色都只不过是表面現象而已ww事到如今才发觉其実自己根本就不是眼鏡控……怎么会這様;;)

这张碟的独特之処在于,因為徳馬从沼神大人那里回来以后便不能説話了,于是整張CD除Free Talk以外共11轨里,岸尾大ちゃん是从第8轨開始才讲了第一句话(笑)。也如Free Talk里所言,台本的前60頁都没有台詞w
所以一開始听说這部要Drama CD化的時候我還一度心想這種要怎麼辧才好…但是CD的剧本改编得非常上手,通过笔在纸上写字的声音跟徳馬的气声,能够譲听的人確実地感到徳馬就在那里的。
而且明明徳馬一句内心独白也没有,但听的時候却能够通过他气息的変化感受到他无奈、着急、悲伤、寂寞等等的各种情感,做到这一点的大ちゃん真的很害v光是听气声就听得人心跳不已呢^^
另一方面徳馬少説的部分也自然就要由亮一郎来填补…于是這个有时也変得有点像谷山きーやん的朗读劇(笑)。加上内心独白,台詞量估计有普通BL的四倍左右吧^^bb

本篇部分。
阿米夫人去求沼神大人的那段,背景音效做得很有魄力呢,在后面把牛从沼泽里浮出来的時候也是,把气氛都渲染出来了^^
二十六歲的亮一郎出場时也是只有几句话就表現出了任性又没什么耐性、正直又有些别扭的少爷形象来的v
這里用的是比較爽朗干净的青年声线,是就算台詞多也不会譲人的听觉产生疲労的那一种v
明明平常都很没神経,但是暗暗的喜歓徳馬却又有所顾虑担心会被拒绝而説不出口,然后又自个在那里吃連影子都没见过的人的飞醋……真是好可愛啊v

但是這些跟他后来回忆当初中学时意识到自己对徳馬抱有恋心的情形比起来真的都不算什么……
白い肌、赤い唇を見ているうちに、こいつは本当に男だろうかと分からなくなってきて、徳馬の着物の裾をついめくってしまった。
 白い褌が見え、その中を確かめたいと思った時、俺の下腹はズクリと動いた。男に対してそんな風に感じたのは徳馬だけだ

我……我听到谷山声的『兜裆布』了…!他他他説了兜裆布…而且到后面還不止一次的連呼…你是兜裆布控吗亮一郎ww話説我到底為什麼会在這種地方莫名其妙的萌起来啊>___<

明明是自己开口问『你有没有喜歓的女人』,但是看到徳馬写道『我有位喜歓的人』时還是受到打撃的亮一郎好可愛…//////
一边别扭着装作不在意,一边又郁闷地在心里想这想那的苦悩场面很値得一听v
広樹さん演的原感覚倒是比起原作来要沉稳了許多似的…笑。
笑着问『您跟徳馬先生吵架了吗?』的時候真是器用的好青年~

在福島遭遇色狐事件、二人气氛很僵后提出想要长假回家乡照顧母亲的徳馬。无论如何都不想放他走而不由得暴言相向、后来想道歉却怕一見面请辞的事又会被提出来而一直避开对方的亮一郎。
被亮一郎怒吼的徳馬低下头還有用力摇头的动作也能“听”出来的。没有台詞、也没有独白,气息却確実的給人一種『這个人肯定対亮一郎是有特別感情的』的印象…


之后佐竹家発生火灾。亮一郎在家乡的父亲跟徳馬的母亲都死了,佐竹家负债的事浮上台面,為解决借款問題需要亮一郎跟足立家的女儿結婚。
雖然情节的发展跟原作相比有了一点変化(原作里亮一郎有自己去考慮各种各样的出路,而且是在叔父的拜托下実在没有辧法才答应的订婚,CD版就没有那么曲折了^^;)但是大体流向還是相同。得知亮一郎要結婚的徳馬再次提出了请辞。
『差不多該…』
「差不多什么?(催促地拍榻榻米)快点往下写」
『該是時候…譲我自由了吧?』
思念无法相通、総是交错而过的两人这一段対話(雖然実際上不能叫‘対話’…因為全是亮一郎一个人来説的)很教人心酸的><
其実明明徳馬是因為无法忍受看到亮一郎跟妻子一起生活的様子,但亮一郎却自己下了‘徳馬是想离开只会给他束缚的自己’這種结论呢。谷山さん充满憾恨的声音相当有感染力来的~TT


之后徳馬盗祭神牛的事败露。在监狱里见到亮一郎、刚刚能説話的徳馬又細又哑的声音真是楚楚可怜的…//////(愛)
総之在背景音乐下徳馬慢慢讲述亮一郎母亲的事、還有自己偷牛缘由的Track08是必听轨~!!vv
尤其是「我觉得被抓到是佛祖的慈悲。因为不能放任这样的我,所以才让我进了牢房……。我想早点消失,和体内的鬼一起消失…(泣)」這段譲人胸口都紧了呢。


話説…亮一郎强行带徳馬越狱后在烧炭小屋里避雨,徳馬説要下山回监狱、亮一郎説『不行,你敢出去的话我就在這里上吊。你想杀了我的话,就一个人下山吧』后徳馬回的那句『…其実您没有真去死的打算吧?』忽然有种很的感覚w(笑)
二人彼此確認心意(台詞是不输给原作的萌v)后……亮一郎的○○○控再度发作(笑)。你為什麼一边×××一边還要対△△△跟◇◇◇做那么詳細的解説啊,你是言葉攻め吗,爆w

结果由于亮一郎把二十年盗牛換来的一片母亲的指甲丢回沼泽,牛全都回去了的関系,両人偷盗&越狱的案件也就因為证据消失而不了了之了^^;;;;
不過牛纷纷冒出来的那里听上去很害^^

于是最后甜蜜的Happy End了……来送伞的能説話的徳馬听上去好像也完全变成一个优雅从容的秘书了,笑。


Free Talk里谷山きーやん谈自己当初刚得知標題时的反应『牛盗……我终于要演獣姦了吗!?』(←怎么回事这个微妙的很高兴似的语气?w)的発言噴到了我ww
谷山:但是実際上故事真的很富戏剧性,演到后来也在角色里倾注了过多的感情,怎么説呢,对大ちゃん最后的那一幕真是……我已经逐渐迷上岸尾だいすけ这个男人了。很危険的状态啊。
岸尾(笑):你大约是第五个人了。(←诶ww!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トニジョミ年齢逆転設定

2008年06月21日 23:39

トニジョミ年齢逆転
送给柳殿的生日贺图(晚了几天対不起;;;)。
TonyJomy年龄逆转設定。
别名:就算被人当作恋童癖也不要紧吗托尼!?

画這个的時候一直有种莫名的背感w
对14歲以下的孩子出手是犯法的呀托尼…虽然你是Soldier就算你説『我就是常识我就是法律』也没有人会敢説什么就是了…

基本上是転生設定。SD体制崩壊很多年后,托尼在地球发现了赛恩跟乔弥完全相同的小孩子,雖然他并没有先代的记忆,但托尼還是不由分说带回了香格里拉;
然而自从這个孩子来到船上以后身体就開始以异于常人的速度生长,于是有时就会発生這様的情形:
一大早乔弥(约五头身)只裹着一条床单就啪嗒啪嗒地跑到托尼的屋子…
T:…?怎麼了,你的衣服呢?
J:嗯…昨天的衣服,穿不进去了…
T:诶诶,这样啊?昨天应该先把准备好的衣服放在你那里呢…那麼、新的衣服拿来以前,我们就在這里等一下吧?

于是就変成這个様子(逆转后托尼変成了游刃有余的长辈?)……雖然糖度有点高但還是很清水的対不対(笑)
如果发现乔弥転生的同時也发现了布鲁転生的小孩的话好像也会比較有意思…比如両个孩子是双子兄弟什么的~
对Jomy有些过度在意的哥哥Blue。结果随着年龄的逆转三人的関系也変成了Blue→Jomy→Tony这样……咦如果这样的话我好像也很想支持一下Jomy×Blue那边~!(你给我等一下= =+)

年龄逆转真是美好。也感謝提出這个REQUST的柳殿~雖然迟了但是生日快楽v

壬宵で神無月の巫女

2008年06月17日 06:22

壬宵で神無月の巫女ED
终、终于还是做了…。
BGM:KOTOKO『agony』
上次翻訳歌詞的時候就説想画的東西…终于画出来了,尽人皆知的神無月巫女抱壬宵版(爆)。
可惜草只会Flash不会After不然就干脆拿這个去仿制一个神無月巫女ED動画了,笑。
壬晴的衣装是后期版本。虽然那个连帽披风我一直不太清楚到底应该是什么颜色的…

因为描述千歌音心情的agony在我心目中也很像宵風的Image所以这次也把宵風放在了千歌音这一边……虽然位置是這个样子但是这当然改変不了実際的攻受関系ww(其实就算想把宵風画在姫子那边身高方面也実在太勉強了w)

众所周知原图是露肩的……让他們的衣服穿得尽量整齐是我最后的良心。

壬宵SS②

2008年06月15日 02:39

昨天跟今天都下雨了呢。明明下雨却还跑出去散步的我一定是因为稿子画不出来最后大脑回路终于烧断了的関系。
虽然名字看起来跟上次好像是成系列的但是其实好像也不是这样?




  六月某日,阴有小雨




  壬晴就像猫一样讨厌下雨。
  对宵風说这个的时候,他好像有点惊讶。他说,没想到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人也会有『讨厌』的东西。
  那种意外的感觉要想象一下的话,或许就像听到宵風说他喜欢夜晚时、自己的心情。


  看了看灰色的天空,六条壬晴站在临街店门前的遮雨檐下试探着向外伸出一只手、又收了回来。
  雨已下起来了。

  摊开的左手被水滴打湿,上面有个裂开过一般的深色疤痕。这道気羅留下的傷跡,会一直留在那里吧。
  ——不会消失。不论以后造成这痕迹的那个人在与不在,都将一直、一直留在自己的掌心里。
  好像有点开心,又有点难过。


  『…这样啊。壬晴讨厌下雨啊。』
  结果他虽然表示了惊讶,却没有问为什么。
  『没错。所以如果等一下真的下雨了,宵風就送伞来给我好么?』
  『……我知道了。』
  就算是这样的要求,也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这样答应了。
  他也没有问,既然你知道可能会下雨、为什么出门还是不带伞。

  宵風不清楚自己的事、也从没有想过要问吧——因为那是不必要的行为。而自己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从来也不去问他的事。
  壬晴闭了一次眼睛,然后向着从雨幕的彼端逐渐接近的、熟悉到绝不会认错的色身影挥了挥手。


  “…诶,宵風你只带了一把伞来吗?”
  “我不需要打伞。”
  回想起来,这个人时常会像这样说些自虐的话。而到底要如何回应他才是最好,这对还是小孩子的自己来说,大概太难了罷。
  “你在说什么啊,把本来状况就不好的身体弄得更糟怎么行?”
  明明叫他冒雨来的人就是自己。

  宵風被淋湿的前发有点凌乱地打着缕贴在了两侧的脸颊上。抬起手去帮他整理时,便碰到了他冰凉得泛着青白的皮肤。
  或许是由于梳着头发的这只手很暖和的关系,那个曾经说过很多次「不要碰我」的人宛如无意识地追寻着这个温度似的、用侧脸向自己掌心里蹭了过来。
  只是如此,便觉得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其实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回答的。如果被问为什么不带伞的话,就浮起笑容这样回答他。
  因为我想要看到宵風为了我跑过来的样子啊。
  ——就如同刚才这样攥着折伞,踩在湿滑的路面上时完全不理会溅起的水花,只是笔直地向我这里快步而来的样子。
  因为那样看起来心无旁骛的身影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拼命想要活下去一般。


  “……话说回来…这把伞,该不会是雷光先生的吧?”
  “…是啊。”
  “果然啊…”
  撑开的折伞,粉红的底色上是蓝色的小兔图案跟紫色的桃心图案。小个子的男孩稍微停顿了一下,就把它举到了对方面前。
  “只好一起打了。宵風来拿着吧。”
  “……。壬晴自己拿着不行吗?”
  “…讨厌,你是想嘲笑人家的身高吗?”
  看到别开头去、似乎对要打这把伞的事相当不服的宵風,壬晴只是露出擅长的无辜表情,笑着拿起对方的一只手把伞塞了进去。

  没有直柄伞那么大的折伞,要两个人撑着走难免还是狭窄了些。
  响在头顶伞布上的不规则雨音,漫在整面视野的灰白色雨帘,让人有种恍若世界里只剩两人伞下这片空间的错觉。
  也许在身边的那个人而言这一切都只是模糊一片。然而若是去抓住他的手,他却会切实地回握过来。

  吶、宵風……


  如果现在开口的话,好像不论说什么他都会安静倾听、不论问什么他都会告诉自己。但是,喉间的声带却没办法振动起来。
  想说的话明明有很多,然而似乎一旦让那些成为了真正的言语、便会失去了它们本来的样子。不管怎样小心地编织出精确的词句,想要表达的事只要一说出口来,便已经变成了不同的意思。
  最后无法发出声音的他终于仅仅是无言地伸出双臂。
  从侧面抱住的那个身体尽管有一瞬的僵硬,但后来却慢慢地放松了力量。
  只是如此,便觉得胸中满满的东西快要溢出来。

  “……壬晴。”
  “嗯,什么。”
  “我的愿望,让你困扰了吗?”

  啊啊……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是不是应该说太狡猾了呢。
  听到那句话的男孩抬起头来,只是像真的感到很伤脑筋似地微笑了。看到他那个表情的高个子少年,也转过脸去陷入了沉默。


  慢慢地并肩向前走着。用同样节奏的步子,小心地绕开水洼。
  河堤边那棵大桑树下,紫色的桑椹落了一地。
  学校门旁花坛里青色红色的紫陽花开得正盛,雨停以后、或许可以在那些宽大的叶片上看蜗牛赛跑。
  经过停在路边的一辆吉普车时,还发现底盘下有一只卧在里面躲雨的三色猫。

  “…………壬晴…”
  “嗯,什么。”
  “可以不要贴得那么紧吗?”
  “不行。因为那样不是会淋湿了吗?”


  现在正是梅雨季节。




  Fin.

壬宵SS①

2008年06月10日 18:58

隠王初SS。按原作漫画沿線。虽然号称是壬宵但主角却是俄雨+灰狼衆来的。






  六月某日,多云间晴,无风向微风




  尽管入梅了但今天却难得的没有下雨,还刮起了一点小风。这叫人的心情也不由得轻快起来,于是这一天、少年目黒俄雨比约定时间早了很多地推开了本次作战会议召开地点——雪見家的门。

  “………。”
  如果早知道屋子里只有気羅使一个人的话他绝对会选择晚点再来的。
  “…啊……、你好…。”
  直到现在,跟这个人单独面对面的时候也还是会觉得有点尴尬。

  “…早上好。”
  就算是六月也裹着黒色的长风衣、抱着膝蜷坐在榻榻米上的人这样回答了他。平常一共也没有几句话,可是像晩上好、再见、我开动了什么的,在这种问候的礼貌用语上却又像是意外的讲究。
  这样说起来,总觉得刚才的这个声音跟以往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似的?

  “……。”
  “…………。”
  被他救了的事已经道过谢,如果还再提起的话未免显得有些不干不脆,可又实在不知道到底还能跟他说些什么才好…明明是同龄来的。
  “呃、啊…啊啊~!这地方,怎么又变得这么乱糟糟的了!不是前几天才刚给他收拾过一遍的吗!?”

  顶着天然卷的少年终究是无法忍受那种弥漫在两人之间的沉默,只好一边高喊着一边在拿清扫工具时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但令人更加感到焦躁的是,直到后来吸尘器都推过了整个房间一遍,那团色也没有动过一下。
  “唔…那个,我说……就差你坐的这一块没有清扫了哦?能不能…起来一下?”
  他只好犹豫着这样问。
  被这样说了以后,那个人才总算把埋在膝盖后面的面孔抬了起来。

  ……咦?
  看见对方的脸之后一时都没能作出反应的少年,过了三秒钟才猛然睁大了眼睛。
  “你…宵風你,哪里不舒服吗?”
  因为那双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是红通通的。仔细看的话,湿润的眼角还有肿起来的迹象。
  “没事。我就这样过一会就好了…”
  这么说着、轻轻摇头时眼睛都只向下看着地面的宵風,一眨眼,泪水就掉了下来。

  喂、等!等一下…!!?

  “那个、是不是哪里痛?気羅的副作用又发作了吗?”
  “不要紧的。”
  红肿着眼睛讲这种话根本就没有说服力吧…
  一时连这样吐糟的话都说不上来的俄雨少年,仿佛已经遇到了十几载人生中从未设想过的非常事态。
  正在此时,一个像是要反衬他心境般的明朗声音随着大力推门声传了进来。
  “喔~小鬼们倒是很早嘛!……哎呀?”

  果然成年人就是不一样,随便地穿着运动装的屋主雪見似乎即刻就发现到了气氛的不寻常。他凑到蜷在地上那生物跟前看了看后,就小声地冲少年招了招手。
  “喂、卷毛小鬼。”
  他无视对方闻言明显抽动了一下的眉毛,轻手轻脚地把还有点不情愿的少年拉到了房间的另一边,继续压低了声音。

  “…你把宵風弄哭啦?”

  “什……!!”
  “呀、可是这里不是没别人了吗?”
  “混帐鸡冠头!你是想打架吗!?”
  此时的俄雨少年并不知道自己看起来完全就像一只弓起背脊、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的猫。
  即使气得想一把揪住这家伙的领子,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要表现自己的愤怒也只能顾及另一个人的心情而压低音量。…为什么我一大早就非得压着嗓子跟人掐架不可呢?话说…宵風你倒是也说点什么吧……
  于是就像感应到了他的心情一般,抱膝坐在原处的诸事根源奇迹般地搭了腔。

  “雪見。…跟他没关系。”
  虽…虽然是在帮自己说话但是那带点沙哑的嗓音跟一边说还一边用手背去擦了擦眼泪的举动反而把状况越描越了这难道是我的心理作用吗?

  “……哦。这样啊?”
  “什么意思啊你那怀疑的眼神!!”
  真是的如果过一下别的人来了看到这种场景还不知会说成什么样——
  少年像是要把郁闷心情完全走似的深深呼了一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有呼完,他就听见了接近门口的新脚步声。


  “早安各位,我没有来迟吧?………嗯…?”
  带着温和的口吻推门进来的青年稍微愣了一下,看了看屋子里的三个人后、便像是有点困扰地在粉红色的前发下面眯起了眼睛。

  “……俄雨。”
  “我、我在,雷光大哥。”

  “…你跟雪見前辈把宵風弄哭了吗?”

  ““才不是!!””

  这次是两个经过压低后形成了完美和声的回响。跟处不来的对手齐声发出这么一致的回答,一定是平生第一次罷。
  雷光大哥…你这是在考验我吗?一定是在考验我吧…!?

  “我当然知道不是了,只是开玩笑的嘛。”
  然而像是完全没听到俄雨内心的呐喊一般——不如说也根本没有打算去听的青年,仅仅是摆了摆手、露出了非常得体的微笑而已。




  “…什么?你说可能是六条?”
  “…诶诶……说起来是没看过他在那小恶魔以外的人面前哭过哪…”
  结果接下来在门背后一角小声地认真讨论上了的三个人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把当事者本人抛在了一边。

  “对哦…是吵架了吗?”
  “吵架?就那两个人吗?”
  “……好像是吵不起来的样子。”
  “…说的也是。”
  “你们大家在说什么呢?”
  “所以就是说宵風他多半——哇啊~!六、六条…!?”

  不知何时出现在三人旁边的被谈论的主角之一、六条壬晴只是带着一脸平然的表情,说了声那么我来打扰了,就轻轻关上门走进了屋子。
  他走到另一位主角前面,蹲下来看了看,便用双手捧起了对方的脸。
  背后不远处好像传来了谁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的声音。




  “宵風?……眼睛进了沙子吗?”
  “…嗯。”


  “今天有风呢。不过你未免也太不小心了。”
  “……”
  “不要再乱揉咯,都肿成一片了。来,帮你用水冲一下吧。”
  一身衣的人红着眼睛很顺从地点了一下头。

  “……。”
  在三双眼睛的无言注视下,小个子的发男孩就像两分钟前来时一样平然地、牵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気羅使的手走出了房间。


  “…吶。我们今天的作战会议是要说什么事来着?”
  “……唔、是什么来着…?”
  “是…啊对、是萬天啦,萬天的…”

  这样说着的天然卷少年抓着自己的头发看了看窗外。
  尽管入梅了但今天却难得的没有下雨,还刮起了一点小风。




  Fin.






我相信壬晴跟宵風是能够通过常识人无法理解的電波来交流的。因此他們也能够毫无障碍地使用诸如『天一冷我的心脏就会喵~的一下子…』这样的动物語来沟通。
虽然第一眼见到俄雨时留下的印象是『这小孩好烦人』(笑),但后来好感度却一直在上升的。目前在草心目中这个角色的定位大概就好像海堂少年那种感覚吧ww

完売御礼申し上げます

2008年06月08日 11:51

完売御礼
Tony×Jomy本『GRAND SUN』完売。无论是来会場或是通販的各位都非常感謝☆
因為不但是冷门作品而且是非主流CP,所以之前在印这个本子的時候我完全没有想过能完売的(汗)
同样喜歓TonyJomy的大家我也愛你們~//////

綺麗ですね、雷光さんの敬語

2008年06月02日 23:56

雷光初描き
TVA這邉也终于演到了雷光大哥的戏份~
不過用非常客观的标准来説,雷光真是五官非常端整的美青年呢。所以也属于好画的那一型吧…

而且対草来説最中意的其実是那一口漂亮的敬语v
総覚得好像很久没碰到用這種正常正统又正确的日本語讲话的角色了^^;

尽管雷光是被官方公認的ドS,但是為什麼我也覚得這个人的自虐傾向好像也很明显…
(俄雨倒是毫无疑问的ドM啦ww)

……画的時候不知不覚就譲粉红色的前发挡住了一邉的眼睛,難道是因為意识到托尼的関系w(笑)


Recent Entrie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